“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平台新的增长点,一支话筒、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主播不仅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也可以轻松带货

“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平台新的增长点,一支话筒、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主播不仅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也可以轻松带货
2020年5月23日 No Comments 星鸿彩票注册网址 admin

“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平台新的增长点,一支话筒、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主播不仅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也可以轻松带货

“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平台新的增长点,一支话筒、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主播不仅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也可以轻松带货。但与此同时,火爆的直播带货暴露出来的产品质量及安全无保障、虚假宣传、维权无门、税务合规等负面问题也接踵而至。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岳国君提交《关于加强直播带货销售模式管理的建议》,建议有关部门细化对直播带货的监管措施,将直播带货纳入市场监管正轨。
岳国君在建议中梳理了目前直播带货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比如,以直播带货方式销售的产品质量问题日益突出:某平台上的网红产品400元一斤“烤虾大妈”有消费者购买后才发现是三无产品;直播明星在一场近400万人观看的直播中卖出的阳澄湖大闸蟹,又被曝出产品并非产自阳澄湖,遭到网友频频投诉;人民日报《“网红”产品,靠流量更要靠质量》的报道也指出,被众多网红称为“遛娃神器”的儿童轻便童车,抽样结果100%存在安全风险,且存在商家无法提供质量检测证明的情况;发光冰块不过是内置了LED小灯泡,而一旦被误食便危及身体健康等等。如何保障“网红”产品质量,有效防范相关安全风险,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此外,直播带货中虚假宣传等违法宣传行为频现。某明星主播直播首秀在网民中引起不小轰动,其总销售商品数量超过91万件,超1.1亿元,而这次直播带货的多个产品或企业却曾遭行政处罚:列其直播商品销售榜第一名的信良记麻辣小龙虾,当日销售额超过1300万元,但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信良记的运营主体信良记食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曾在2019年10月12日,因发布含有虚构、伪造或者无法验证的科研成果等信息的虚假广告,被北京市密云区市场监管局处以罚款。还有多名网友反映,同一产品,该明星直播间的价格比天猫、京东、聚划算等电商平台贵出不少,不符合直播间宣传的“全网最低价”等。类似的情况在直播带货中比比皆是,违法代言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为没使用过的商品或没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或证明等违反《广告法》的违法宣传行为也层出不穷。
岳国君同时提出,直播带货销售模式中,主播与平台角色不清,消费者维权难。直播带货中产品质量问题频出,虚假宣传乱象横生,但消费者在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该向谁维权、如何维权却困难重重。税务合规问题更是时有发生:头部直播带货明星月入百万、年入千万的行业收入水平早已人尽皆知,网红直播引发千万人追捧,也必然因为其收入可观。然而,由于网络主播往往来自各地,其收入来源也较为复杂,例如有销售佣金、打赏收入、广告收入、线下商演收入等等,而且直播带货中也普遍存在私下交易的情况,因此虽然税务机关及平台通过多种措施监督其履行纳税义务,但很多高收入的主播“新贵”,纳税问题却依然并不明朗,直播网红偷税漏税的消息时有爆出,且金额巨大。对于直播带货等新兴行业的税务规范也亟待完善。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今年受疫情“宅经济”影响,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岳国君称,直播带货发展势头迅猛,但以上各类问题的出现也侧面说明对直播带货的监管体系还不够完善,没有跟上新商业模式的发展需求,加快规范直播带货行业发展,已是当务之急。
为此,他提出四点建议:
(一)厘清不同主体的责任边界,加强对主播的管理。建议市场监督等相关监管部门进一步厘清直播带货行业中相关平台、经营者与主播的义务、责任的界定和划分,加大对平台、经营者、主播的审核、监管力度,并加强对直播带货的关键环节——主播的管理,通过系统性的培训引导和规范化的考评机制,加强主播的职业素养和规范意识,通过内容监管、飞行检查等手段,做好对主播的管理和约束,提升直播带货的准入门槛。
(二)强化平台的监督管理责任。建议在规范性文件中进一步细化各类平台对直播带货业务的监督管理责任,对平台内经营者的审核义务,对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明确平台要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要求,完善自身监管措施和处罚方式,积极自治,加强从招募入驻、商品抽检、营销推广、商品评价、违规管理、售后保障、纠纷判责等直播带货交易全流程的生态治理及审核把关,严格查处各类人气造假、评论造假等造假行为,以及各类诱导交易、虚假交易、规避安全监管的私下交易行为等,并依法配合有关部门的监督检查、调查取证,以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三)强化监管责任划分与协同。鉴于直播带货不同于传统的网络销售模式,其涉及到的主体及法律关系更为复杂多样,甚至存在身份交叉、不同法律关系重叠的情况,建议各监管部门在执法过程中,既要明确监管职能划分,又要建立协同治理机制,共同织牢监管网络体系,打造安全放心的网络消费环境。
(四)建立社会监督体系及诚信评价机制。建议建立统一的直播带货违法举报及维权平台,将直播带货置于全民有效监管之下,对于随意夸大其辞、欺诈和误导消费者的直播带货行为应纳入社会诚信考核体系,对在直播带货虚假宣传的主播除进行严厉经济处罚之外,还应将违法情节严重、劣迹信息较多的主播拉入黑名单,实行市场禁入,提高违法直播带货成本,增强监管震慑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